TANC 每日艺闻 | 大都会博物馆馆长声明谴责特朗普政府退出教科文组织

摘要: 昨日美国再次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TANC引用了大都会博物馆馆长对这一决定的声明,并梳理了教科文组织在文化领域,通过与全球博物馆的合作,对保护全球文化做出的努力。

01-12 09:11 首页 艺术新闻中文版



10月12日,美国宣布将于明年年底正式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是特朗普政府继退出巴黎协定后又一次削弱与国际社会的合作。此次退出的理由是不断累加的欠款、机构需要根本性改革及对该组织“针对以色列的持续偏见”。但美国将以永久观察员国身份继续参与教科文组织的各项重大事件,包括世界遗产保护、推进全球教育科技合作等。


在此,我们全文回顾大都会博物馆馆长 Daniel Weiss 在当日晚间发表的声明。声明中谴责了特朗普政府的决定,并强调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博物馆的紧密联系、以及共同保护文化的使命。


“作为美术馆领导者,我们最重要的使命之一就是保护文化遗产,并推动国际教育。在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大都会与千千万万的美术馆都一直成功地与教科文组织合作,将全球策展人、文化保护者,以及各领域的学者汇聚,共同教育、维持、保护并支持我们共同的文化遗产。教科文组织赢得了全世界与国家与群体的尊重。而特朗普政府的决定,严重威胁了美国多年来致力于作为这一目标领导者的角色,更削弱了我们作为文化保护强有力的支持者的形象。尽管教科文组织不尽完美,但却依旧是文化保护领域重要领导者和坚定不移的合作伙伴。大都会博物馆将矢志不渝地与教科文组织紧密合作,与全世界的同仁共同实现这一重要的目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楼,巴黎,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回顾教科文组织的历史,人们意识到“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仅靠政治与经济协议显然无法维持长久和平。各国坚信和平必须建立在人类道德与智力团结的基础上。”正是基于此,194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诞生,旨在通过促进各国教育、科技、文化合作,为和平和安全做出贡献。


目前教科文组织的项目预算主要分为如下五类——教育、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文化、传播与信息。其中2014-2017年度文化部分已获批预算约为五千四百万美元,约占项目预算总额的13%。


教科文组织最卓越的贡献莫过于创立了“世界遗产”的理念,通过保护普世价值的遗迹和支持文化多样性来实现跨文化理解。1972年《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公约》获批,并于1976年成立世界遗产委员会,两年后,首批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阿布·辛比勒神庙,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1960年,教科文组织在埃及发起努比亚运动,搬迁阿布·辛比勒神庙,以免为尼罗河水淹没。经过二十年的努力,22座古迹与建筑构件被安全迁移。教科文组织的文化遗产保护足迹遍布全球——巴基斯坦的摩亨朱达罗、摩洛哥的非斯、尼泊尔的加德满、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浮屠和希腊雅典古卫城……都因教科文组织而受益。同样是在教科文组织的努力下,具有1700年历史的阿克苏姆方尖碑在2008年回到北埃塞俄比亚,数十年后重归故土。 


在版权保护方面,教科文组织在1953年通过了《世界版权公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十年里,该公约将版权保护带到众多的在1886年未加入《伯尔尼保护文学艺术作品公约》的国家。同样作为文化保护的一部分,1992年教科文组织为保护不可复制的图书与档案收藏,创立了“世界记忆”计划,并逐步将收藏门类扩大到有声档案、电影和电视资料等。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楼,巴黎,图片来源:UNESCO


在文化领域,与博物馆的合作是教科文组织的重中之重。在可移动文物尤其受到被非法贩卖的威胁、大量博物馆工作人员都缺乏符合国际专业标准的技术知识的现状下,教科文组织提出侧重最不发达国家与战后或经历自然灾害的国家,尤其是一些非洲国家;并优先保护最有助于综合理解遗产,并有潜力对当地社区与弱势群体经济、社会与个人发展做出贡献的博物馆与藏品。并同时推出可移动遗产外展方案,出版了一系列文化遗产保护手册,说明在不同的博物馆环境下,如何对可移动文化遗产进行正确维护、操作、编制文献和推广。从《手稿维护与处理》到《保障宗教遗产安全》,都有多语种的版本,并通篇配有插图说明。


巴克尔山考古博物馆,图片来源:巴克尔山考古博物馆


非洲是目前被教科文组织列为全球优先事项,1980年,教科文组织就出版了《非洲通史》的头两卷,和一些涉及主要为中亚和加勒比地区的系列作品,并制作了《非洲通史》的教学视频。教科文组织与非洲博物馆国际理事会合作以加强非洲博物馆专业化网络,保护苏丹国家博物馆与巴克尔山考古博物馆的濒危文物,促进非洲濒危博物馆与埃及文明国家博物馆、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博物馆的库存与立档,两个推动埃及与叙利亚文化及文明间对话……


在其他地区,教科文组织为象牙海岸文明博物馆提供紧急援助,整修与振兴耶路撒冷哈拉姆-谢里夫伊斯兰博物馆手稿复原中心与其展品,在柬埔寨通过吐司廉种族灭绝博物馆的档案保护项目,以保存柬埔寨的历史记忆,尤其是在大型的阿富汗文化保护项目中,全力支持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项目的库存、保护与恢复馆藏。除了上述的艺术机构,在格鲁吉亚、柬埔寨、阿斯旺努比亚、洪都拉斯……都有教科文组织的支持。


吐司廉种族灭绝博物馆,图片来源:新华社


回到美国,美国目前有被教科文组织确认的23个世界遗产地、30个生物圈保护区和6个创意城市。同时,当时也正是美国大力推动了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公约》的达成。正如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所说,美国的退出这是“联合国的遗憾”,是“多边主义的遗憾”,声明中不断强调了美国与教科文组织的联系与目标的一致。美国与联合国在恐怖袭击的背景下保护文化遗产、通过素养教育和媒体防止暴力极端主义、打击反犹太主义和纪念大屠杀、打击反穆斯林种族主义、全球女童教育伙伴关系、推动对水资源和农业的可持续管理研究等等领域的合作前景如何,还要拭目以待。


背景介绍:


美国退出教科文组织的政治背景无疑是日益升温的中东问题。教科文组织近年多次被卷入巴以冲突。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接纳了巴勒斯坦为成员国,并遭致以色列与美国的强烈抗议,两国随后停止缴纳会费,两年后被教科文组织罢免投票权。美国应缴会费占该组织总预算的22%,截至2013年,美国已累计拖欠会费2.2亿美元,教科文组织预算受到重创。今夏,由巴勒斯坦申报的位于约旦河西岸的“希伯伦老城”项目被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色列认为这个决定否认了希伯伦古城的犹太人历史,并再次引发美以强烈抗议,上文中以色列总理所谓“扭曲历史”,也正是暗示此事。不止是对教科文组织,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Nikki R. Haley 曾多次发言批判联合国的反以色列立场。


希伯伦老城,图片来源:新华社


其实,国家退出教科文组织在历史上发生过多次。1956年南非共和国就曾指责其“干涉”该国“种族问题”并退出,直至近半个世纪后,曼德拉总统执政才积极推动南非重返。冷战期间,1984年,面对日益增长的经费负担,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指责教科文组织对以色列态度过于强硬,存在“腐败和管理混乱”等问题,并宣布退出该机构,时隔19年之后布什政府为赢得国际社会对伊拉克战争的支持合作才重返。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和新加坡于1985年相继退出,组织预算进一步受到重创。直至1997年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重返,十年后新加坡重返。




首页 - 艺术新闻中文版 的更多文章: